受不住精壮的腰身撞击*坏蛋弄疼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非凡中文小说网
而辣椒也抬起头来  ,盯着燕然廷 ,它也很好奇这个人类这幺弱 ,毕竟怎幺发现的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休养  ,才总算完全病愈到时候再和燕叔叔说  ,你曾经提前把一个月的过思完了

见燕然廷冲来  ,那兔子不慌不忙的跳到树干上 ,藉由反弹的力量  ,向燕然廷飞了过去 ,一道迴旋踢 ,又把他给击飞了

受不住精壮的腰身撞击*坏蛋弄疼

「别说这幺多了  ,走吧  !我们去探险啰  !」

三人简单的打包行李  ,轻装上路 ,便朝着荒野走去

他向前跑去 ,把落下的枫叶全部震开 ,漫天枫叶飘动  ,在他惊奇的眼里出现了一只血色的兔子」接着便转过头来  ,看向燕然廷

「诶  ,那是什幺  ?」燕然廷眼尖  ,看到不远处的落叶堆中好像有动静传出

「无、无楔  ,我爹罚我面壁思过 ,时间另有一个月呢 !」

「没事  ,我们出去几天 ,一下子就回来了

「不晓得什幺时候才能再见到宓筠和无楔呢 ?」他看着雨势逐渐转小 ,脸上暴露笑容  ,心里也填塞了期待

如今已是黄昏 ,三人决定在此地扎营

燕母看到燕然廷  ,双眼闪着欣喜的光芒隔日一早  ,燕然廷便回到家中

「不如我们今天就溜出去 ,看看表面风云变幻的世界 !」说着便拉着燕然廷  ,向外奔去

三人与一只兔子开心的吃着晚餐刚要準备防御兔子的进攻  ,却见那兔子在一瞬间变得温和 ,跳到了萧无楔的身上  ,还蹭了他一下 ,似乎在撒娇

两人如穿花蝴蝶般  ,在庭院里穿梭

「我们来切磋一下吧  !」萧无楔手拿扇子  ,朝着燕然廷一指  ,便猱身而上  ,向燕然廷攻去

转瞬之间  ,又过了一个多月」

「还、还能这样的吗 ?」

两人谈话的时候脚下也不停留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  ,便到了一处围墙外  ,两人谙练的翻墙进入  ,无人觉察

受不住精壮的腰身撞击*坏蛋弄疼

就罚你面壁思过三个月吧  !」

于是  ,这一个多月 ,燕然廷只好待在家里

那天 ,三人聊了一个晚上 ,今夜未眠

三人皆吓了一跳  ,兔子会吐火球这种事着实是不太常见

「决定了 ,你就叫辣椒吧  !」他把兔子举起  ,在燕然廷的眼前晃来晃去

原来  ,亭中身影竟是一名少女  ,她正专一的看着一本书  ,完全没发现两人的到来「要是每天都能这样  ,该有多好  ?」

萧无楔看着天空  ,浅笑着说道:「我们头顶的那片天  ,永远都是同一片天空  ,但全国的世界却瞬息万变

两人发挥出轻功  ,轻踏湖面  ,纵跃而行  ,须臾之间  ,便到了湖心亭之中

燕然廷闭上双眼 ,感受着冷风吹拂

燕然廷脚步一错 ,朝着附近一闪  ,也出剑朝萧无楔刺去「你不吃辣椒 ,所以我把它取名辣椒  ,这样你就不能吃了  ,哈哈

公然——「哼  !总算想起来要回家了 ?武功倒是有一点进步

「此地似乎发生了什幺  ,竟在两个月内有如此大的改变

剑气纵横  ,金黄落叶也在空中飘动  ,形成一幅绝美的景緻

过了数百回合  ,两人也已精疲力尽 ,大汗淋灕  ,此战着实是十分畅快  !

萧无楔和燕然廷躺在草地上  ,一边谈天 ,一边看着流云缓缓飘过天空

李宓筠正準备生火煮两人带回来的猎物 ,却见辣椒跳了过来  ,口中吐出一颗火球  ,便把篝火给燃烧了亏得在倒飞出去时也卸去了片面力道 ,他才没有受伤

萧无楔和李宓筠看着这温馨的场面  ,相视而笑

「唉  !还要等两个月啊  !」燕然廷望着窗外天空 ,雨丝轻轻飘落

没想到  ,那兔子竟纵身一跃  ,一道飞踢便把毫无心理準备的燕然廷踢出老远

「他刚刚狩猎时 ,也是一下子就发现猎物了

「喂 !你别抢我的晚餐  !」燕然廷手拿食物  ,绕着篝火闪躲着辣椒的进攻

「可恶 !你这兔子  !我一定要捉住你  !」燕然廷大喊一声  ,就朝着兔子冲去百里红枫 ,也是十分壮观

这时 ,萧无楔赶来了而燕父的脸上  ,也闪现出些许笑容大约是天赋吧 ,不然他出去半年 ,早该饿死了  !」萧无楔一边吃着晚餐  ,一边说着

「然廷  ,你那时毕竟怎幺发现辣椒的 ?枫叶也是红的  ,辣椒躲在内部和隐形没两样啊  !」李宓筠抱着辣椒  ,开口问道

「哈  !今晚可以吃烤兔肉了  !」燕然廷伸出了右手 ,便要把那兔子给抓起」

燕然廷想摸一摸兔子  ,刚伸出手  ,辣椒便从萧无楔手中挣脱 ,瞬息之间  ,又在燕然廷的身上打了几十拳  ,又把他击倒了

燕然廷目瞪口呆」

荒野已不再是起先的神态  ,坦荡的旷野竟造成了枫林  ,放眼望去  ,树木皆染上了火红之色

辣椒开心的手舞足蹈  ,还翻了好几个后空翻

受不住精壮的腰身撞击*坏蛋弄疼

「宓筠 !」燕然廷开心的和少女打呼喊  ,两个月没见 ,他的心里也是极为思念

「然廷 !无楔  !你们怎幺来了  ?」李宓筠把书放下 ,脸上暴露了光耀的笑容

「然廷 !」一名少年从远方走来  ,一袭白衣  ,手上扇子轻摇 ,恰是萧无楔

「兔兄  ,你速度好快  !小弟心服口服上次那条乌蟒  ,使他受了不轻的伤 ,而他又急着赶回家 ,所以身上也留下一些暗伤」燕然廷站了起来  ,对辣椒深深的作了一个揖

明月高悬  ,星辰闪灼

往前走了一小段路  ,眼前出现一面湖  ,烟波浩淼  ,湖心还建有一座亭子  ,亭中似乎可见一道朦胧身影

如今已是深秋  ,秋意盎然  ,树叶也早已转为金黄之色  ,一阵秋风扫过  ,吹抚在人身上  ,感觉很是舒适

但燕然廷感觉那笑容似乎不太单纯「这、这是为什幺  ?」

「因为  ,我比你帅啊  !」萧无楔洒然一笑  ,摸了摸兔子的头身材好不容易痊癒了  ,没想到竟开始下起雨来  ,使他的心情很是忧郁

韶光匆匆  ,距离燕然廷回家 ,也已过了两个月

燕然廷手持木剑  ,在庭院内练习着剑招  ,一剑挥出 ,隐含着风雷之声

那扇子十分精美  ,扇骨是由建木所製成的  ,有着玄奥的气息  ,也更衬托出了无楔的俊逸身为一个武癡  ,遇到锋利的对手 ,心存敬意的同时  ,心中也燃起熊熊战意